欢迎来到重庆市城口县鸡鸣茶业有限责任公司官网!
鸡鸣茶由来
0

鸡鸣茶之由来

      大巴山,群山叠峦,连绵起伏,林木挺秀,溪涧纵横交错。鸡鸣寺,建于明朝,位于大巴山南麓,香烟袅袅,晨钟暮鼓,木鱼声声响,回声萦绕山间,似人间仙境。乾隆年间,寺院方丈广隆见翠柏苍松间伫立一对白鹤,昼夜栖于此,任其挥撵皆无离意,树之下,一口老井倒映白鹤,常年水满清澈,方丈感慨不已,遂取名“白鹤井”。方丈平生嗜茶,闲暇时在寺院培植几株茶树,时时用白鹤井水浇之。不几载,这几棵茶树竟也长得丈高有余,枝繁叶茂,形如伞状,嫩芽绿里透红,方丈亦暗自称奇。又一年的阳春三月,清明节时节,长老亲自采摘茶叶,制成上乘绿茶,舀白鹤井之水烧煮,取景德镇瓷料盖碗泡之,倾刻,馨香扑鼻,遂揭盖,但见氤氲弥漫,茶叶叶尖朝上,叶根向下,上面站立着一对振翅欲飞的白鹤,栩栩如生。未久,长老所得宝茶之消息不胫而走,传入乾隆皇帝之耳,诏宣进京献宝。于是,长老携茶叶及白鹤泉水一道进京。乾隆皇帝亲试其茶,果然,白鹤影现,香味浓郁,久凝不散,馨香满殿,皇帝顿时龙心大悦,赞:白鹤井中水,鸡鸣院内茶。将其茶钦定为贡茶。

自此,鸡鸣茶年年进贡,“鸡鸣贡茶”驰名于世,传奇古今,誉满中外。

鸡鸣茶故事之秘芨失窃

      嘉庆十三年,广隆方丈已至耄耋之年,仅有茶童张玉芳朝夕相处。张玉芳天资聪慧,加之勤奋好学,觉得方丈真传。此人不但学得一身好武艺,还常与方丈一起研制贡茶制作工艺。闲暇之余,精心研读广隆花六十年心血所著《茶秘芨》。

      仲夏之夜,一轮残月斜挂苍穹。张玉芳在月下凝定心神钻研《贡茶秘芨》,当吟诵至“圣人品茶,各有其方。惟鸡鸣贡茶独特有三:‘一看二闻三品。一看翠叶碧水,相互交映,叶尖向上,簇立其间;似白鹤展翅,若嫩竹争阳;似雾萦绕,清香扑面。二闻嫩香入脾,如醉如痴,深闺未识,相见恨晚;似嫦娥奔月,若洞宾醉酒;似云飘逸,顿觉清爽。三品含汤在口,回旋品味,其甜如荷,幽而不澹,似太和之气,若阳刚之神;柔情似水,清醇爽怡’”时,陶醉其中,身外皆不知。呼!一颗小石子射向壁面,玉芳一愣,手中之物顿失,只见一缕白影掠上天井。玉芳正欲追赶,急闻天井中传来方丈声音,“让他去吧,阿弥陀佛”。玉芳问及不追之缘由,方丈告之,窃书者,乃是你曾有一面之缘的师叔,云南天戈国真龙寺长老。

鸡鸣茶故事之秘方芨失窃缘由

     玉芳听说此事乃师叔所为,兀自纳闷,当日见师叔时,慈眉善目,童颜鹤发,与一个窃书者相差甚远。方丈见玉芳一脸雾水,不将事情始末娓娓道来。

     原来,该人袁姓名又方,佛号清闲大师,六十年前与广隆方丈于开江临济寺同窗学艺。一生嗜茶如命,自称“茶痴”,制茶每尝自赞天下第一。听说鸡鸣寺贡茶,不远千里来此品茶,当开汤品味时,不禁骇然,自惭不如,面有愧色道:世间竞有如此神品,枉吾虚度六十余载,平生挺自认天下第一,却不知天外有天。乃拂袖而起,黯然离去。临空抛下一句:师兄,等着瞧,不信制不出鸡鸣贡茶!这几年,听说闭门研制茶,近乎颠狂境界,没想到他会来此窃书,料必是失败居多。师弟也是,研制茶多年却不知,好茶一定要用灵气之水煮才会有此味道。

     清闲大师这些年性格倔强,武功了得,岂肯轻易奉还。他这一去,定会在师妹佛手仙姑处,即三根树缥缈无影寺小住几日,你可去索还。广隆遂写书信一封,嘱玉芳务必亲自交予仙姑。是时,下弦月早已踱至二中空,追上前面的荧惑星,荧惑星象一潦倒醉汉,在天街,跌跌撞撞地奔窜,终于栽倒在银河中,其他星群相续隐去,惟有月光泻地。

“月食荧惑,无灾有难。此乃天意”,方丈发出沉重叹息。

鸡鸣茶故事之索芨(一)

(一)闯蛇区 洞中智斗虫豸

翌日晨

方丈仔细查看了玉芳随身携带之物,有日月双剑、古龙匕首、五虎爪、通天草、竹筒、葫芦、干粮等什物。

方丈痛爱地抚摸着玉芳,告之,此去三根树,二百余里,通路崎岖,峰岩险恶,蛇虫怪藤,瘅气弥漫。一路困难重重,务必小心。

玉芳拜别方丈,踏上索芨之路。

玉芳谨遵师嘱,从观音岩河沟一路行来。

观音岩古木参天,秀林如海,猿啼虎啸,溪流妪妪。前行至双叉河口似乎是另一个世界,河两边怪石磷峋,飞沙弥漫,草木不生。

行至仙女池,石笋骇然矗立,磷峋巨石,其状如笋,拔地而起,直指云端。鬼斧神工,叹为观止。

石笋两旁翠竹葱茏,绿树成荫,繁花似锦,谷底斜上一条黑黝黝的谷道,道中溪水如墨。雾气氤氲。流淌的黑水两旁,树木屹然耸立,树木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藤,地上绿绒绒的鲜苔,长满了嫣红的无花果和色彩艳丽的磨茹,这些是令人生畏的极毒之物。

玉芳自包袱中取出油布撕成条块,把用茶制成的药粉涂在油布上,全身仔细裹扎。抽出日月双剑,小心翼翼趟过黑色溪流,斜向攀登。

嗖!一条带状的黑影似箭一般射来,玉芳眼疾手快,随着一声断喝,手起剑落,一道血光闪过,放眼望去,削成两截的浑身乌青的蛇,约两尺来长,头呈三角形而扁平,颈细,活象一把烙铁,乌黑发亮的头皮上,一比细眼闪着碧绿光。玉芳知道已进入蛇区。

呼呼,突地,又有两条蛇袭来,玉芳左右一挥,毒蛇掉地,同时,身后射来两蛇咬住其背,玉芳耸肩,蛇自背上掉下来瘫软在地,原来,涂摸在背上的茶粉发挥了功效。

不远处传来嘶嘶声响,玉芳边跑边挥剑断后,费尽周折终于闯过蛇区。

惊魂未定,疲惫不堪,正待依树休息,刚闭眼,感觉有一种东西正缠绕上腰,睁眼一看,原来是树上象蛇一样的青藤缠身,他奋然一挣,居然未能如愿,青藤已缠上胸部,顿时大骇,迅速拔出古龙匕首向青藤割去,藤断涌出一股红色腥臭液体,玉芳试去古龙匕首的液体,插入腿肚。

攀过阎王坡,直上南天门,翻过王母梁,穿过杨柳树凼,有望天黑之前进入院子洞。

正待进入洞中,洞内传来几声狼嚎,玉芳隐身树旁,待狼走近后,刷刷两剑,日月双剑已洞穿狼前胸,玉芳将狼尸拖至洞口置于地上,进洞内。

凭籍月光,依稀可见,在洞内用石块砌成的墙壁,里外三层,把洞口围起来,年久荒芜,风沙侵袭,一片破败倾颓。洞内尘埃遍地,蛛网纠结。散落墙角的几堆很粗很长的灰白骷髅,微弱的磷光一闪一闪。

玉芳不敢懈怠,立即布置防范措施,合衣而卧。

仰望岩顶上的蛛网,网中心盘踞着一只偌大的红蜘蛛,正虎视眈眈盯住他。

夜半,一阵嗡嗡之声从乌岩传来。玉芳攸地翻身起坐。定眼一看,一群贪婪的红头蚊闯入。他慌忙将以茶制的驱蚊烟点上。一股浓浓的香烟充溢洞中,凝集于玉芳周围,象一把伞笼罩,红头蚊只能在外盘旋嗡叫,终不能跨雷池半步。玉芳和衣而眠,睡得酣。

天亮了,云雾渐渐散去,天际划出一片彩虹。

走出洞口,两具狼尸已被红头蚊啃噬得只剩皮与骨。

鸡鸣茶故事之索芨(二)

(二)沼泽遇险

玉芳风尘仆仆,日夜兼程,途经九重岩等地,来到沼泽地。

此时,朝霞把沼泽染成一片猩红色,几只乌鸦在空中盘旋。

沼泽地四周被黑水池、昏水池、清水池、贝母池、挑担池包围。当地人称为“五池戏包”,然而,贝母、挑担二池虽称池却无水,属沼泽地。

黑水池,其水如墨;清水池,水绿透明,两池皆有毒。据说,饮墨水者,眼瞎耳聋,喝绿水者,腹绞难忍,四肢僵硬,亦无解药。惟昏水池独能食,水浊,无毒,其味清凉,深不见底,无人敢泅。

沼深水黑,有舟难渡。

玉芳解下油布条,编织成两个蒲团,将其扔至沼泽上,飞身上去,小心驭驶,交替前行。

离崖三丈余远时,玉芳更加小心。

忽然,沼泽地中咕噜一声冒出一个气泡,随即飞出一根黑色东西,快速向面部袭来,“蛇”,话完,抽剑向蛇削去,不料重心顿失,掉入泥淖,急抡蒲团,一用力,身子下沉,没至胁下。玉芳正待取出飞爪,一扔,“不好”,尚未话出,泥沼吞没了他……

此时,沼泽边,一个翠绿身影纵身一闪……

 鸡鸣茶故事之情缘(一)

(一)索芨铩羽

昏迷中,玉芳感觉好似有一只玉手轻抚他的胸膛,极力想睁开眼,然力不从心,只觉寒冷之中,心中涌起一股暖流,非常舒适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醒来。脑海中尚存奇蛇怪藤、荒山夜洞、沼泽蒲团,历历在目。眼前一切都显得陌生,心存疑惑!

窗外,落日的余霞散绮,阳光从窗格漏入,微风轻拂,缕缕幽香,沁人肺腑,翻身起床,但见日月双剑、古龙匕首等物俱在。

房外传来脚步声,一少女揭帘而入,一袭绿装,美丽苗条,眉如新月,嘴似樱桃,在夕阳的逯染下,脸庞红润,红绿衬映,更显得明艳照人,举止带几分大方,玉芳顿时呆了。

原来,那少女是佛手仙姑爱徒,钟姓,年方双八,在上山采药时,适逢玉芳深陷沼泽,援手相救。

当钟姑娘告诉玉芳,佛手仙姑已随清闲大师去天戈国研制贡茶时,连日的劳顿,体内的瘅气,秘芨噩耗,心急攻心,嘴角涌出一股淤血后,再度昏厥过去。

鸡鸣茶故事之情缘(二)

(二)一段情缘

玉芳在缥缈峰无影寺养病期间,在钟姑娘精心伺候下,身体一天天好起来。二人在频繁的接触中,两情依依,感情与日俱增。

玉芳正值豆寇年华,貌若冠玉,唇如丹朱,两道剑眉,两眼似秋水明澈,显得俊朗,举止端庄,温文尔雅。钟姑娘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。

一日黄昏,玉芳一人在寺后荷花池赏景,见钟姑娘亦轻移莲步,骋骋婷婷从花丛出来,停在池边。玉芳随即躲八茂密树下,一动不动。

不知是她羞红的脸儿染红了落日,还是落日的余辉映红了她,使她本已楚楚动人的脸更加艳丽。只见她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池水,不时浅浅微笑,急而轻轻叹息,时而微微点头,一会喃喃自语……内心浮想联翩。溱思神驰,羞得两手捂住两颊,恰在此时,树叶声响,钟姑娘看见了树后偷窥的玉芳,本想离开,不自禁投以含情脉脉的嫣然一笑,旋即也隐入花丛。

玉芳见了,心驰神荡,忙向花丛中追去。待他走近时,被一双白嫩的玉臂搂住,两颗心怦怦直跳,越搂越紧,两人相偎相依到情浓时,禁不住青春似火……

凉风习习,朗星稀稀,银河似桥,弯月如钩,天上人间。

一月有余,该是离开的时候了!玉芳必须回寺交待秘芨一事。

纵使千言万语亦不能述肝肠寸断之别,惟任泪流。

从此,张玉芳与钟姑娘开隔一方,相向相望,长期相思成疾卧床不起,在孤寂中折磨岁月。

鸡鸣茶故事之樟棕树之解

后来,在广隆禅师的墓侧,即鸡鸣寺庙后,俟西方离正殿一丈八尺余之地,长出一株四人合围的高大樟树,樟树的中间树杈上长着一棵葱绿繁茂的棕树,娇艳欲滴,慰为奇观。两树四季常青,嫩绿可爱,每逢夜深人静时,树上发出切切私语声,如禅语飘空,似情话绵绵,闻者不无称奇。

于是,鸡鸣寺“张(樟)大哥背钟(棕)姑娘”的经典佳话流传于世。

曾有世人解,玉芳为报钟姑娘之恩,也有人认为,前世不能长相守,幻化成树也要相亲相爱,永不分离!

或许尘缘已尽,在公元一九六八年深秋之夜,狂风大作,雷电肆虐,大雨急骤,紧随一声炸雷,两棵树轰然倒地,成为一大遗憾。

神树消失之谜

再说清闲大师与佛手仙姑,二人在真龙寺苦苦研制“鸡鸣贡茶”,始终未见白鹤影子,一气之下,自此不再制茶,双双带憾圆寂。“鸡鸣茶秘芨”自此下落不明。

听说,清末,一朱姓和尚,带着秘芨远道而来,目睹鸡鸣寺庙,四野寂静,只有风吹着寺内个野草沙沙地响,断壁残恒,瓦砾残存,香炉倾倒,葛藤绕寺,蓬高三尺,蛛丝盘结,一片荒凉景象,白鹤井已垮塌无形!寺庙海坝虽在,然几棵“神茶”俱失!

停顿一柱香功夫,黯然离去。从此,贡茶秘芨下落不明,其中的只言片语流传世。

鸡鸣茶故事之—美好祝愿

据说,神茶消失之前,附近的百姓曾折枝插于土中,不久便长满山坡。

当地百姓喝了鸡鸣茶,世世代代身体强壮,家庭幸福,邻里和睦相处。虽白鹤井在,亦无白鹤影现景观,其茶味独特,清香腹郁、绵长深蕴却保留下来,成为当地馈赠亲朋好友待贵宾之上品。